首页 > 外交掠影
探访深山中的“白银圣境”
——记墨西哥著名“银城”塔斯科之旅
2016/01/05

  (驻墨西哥使馆政治处  高璐)

       墨西哥是世界第二大白银生产国,数百年来以“白银王国”之称享誉全球。在距离墨西哥首都墨城西南方向约185公里处的崇山峻岭中,坐落着一个遍布红顶白墙、颇具西班牙中世纪风格的小城,那就是我们新年伊始即将探访的塔斯科小镇。

 

  这个位于墨西哥格雷罗州的小小城市,是个只有10万余人口、依山而建的袖珍城市,最早是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居住之地。1524年,西班牙殖民者来到此地,原为寻找黄金,却不料发现了大量的银、锌和铜矿。自此,闻讯而来的采矿者纷至沓来、驻扎开采,白银热潮很快席卷此地,这也使得塔斯科成为中北美洲最早靠银矿繁荣起来的高原城市,“银城”美誉由此得来。

  我们开车出墨城往西南行驶,一路沿着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进入大山。车子在云雾缭绕的山道回旋,偶向窗外探头望去,只见一幢幢白色小屋在山腰间错落有致地排列着,这便知道塔斯科就快到了。小镇路窄,我们的大车只好停在山脚下,大家朝着山上市中心方向拾级而上。小镇至今还采用黑色山石铺就的石板路,加以白色山石装饰花纹,蜿蜒曲折、甚是古朴。道路两边是一座座带有西班牙殖民时期风格的白墙老屋民宿,多为二三层,各家阳台摆放着盆栽鲜花,姹紫嫣红,尤为醒目。到处可见的圣诞新年节庆布置更为小镇街道增添了一抹应景的亮丽与温馨,让人顿时有一种漫步于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小镇的时空错觉。时不时会被一辆辆穿梭于狭窄陡峭小路上的白色小甲壳虫出租车乍吓一跳,然望着这些仿佛属于上世界五六十年代老旧车辆的背影,又不禁由衷佩服当地司机的熟练车技。

  二十分钟徒步后终于到达市中心广场,广场西侧高耸的圣普利斯卡教堂是一座新西班牙巴洛克式建筑,内部装饰金碧辉煌,外面布满精美雕塑,高高耸立的双塔结构气宇非凡,玫瑰色的外墙赋予它“玫瑰石教堂”的别称,奠定了它作为小镇地标性建筑的不二地位。广场周围间或分布大大小小的银制品店,各式各样的手工银饰在店内略显幽暗的灯光下静静躺在橱窗里,仿佛在向人们娓娓道来昔日银匠们悉心打造的辛勤身影和“银城”塔斯科数百年来的辉煌历史。

  早在公元12、13世纪时,阿兹台克人来墨定居,逐渐掌握了白银开采锻造之术以作祭祀使用。墨西哥白银发展史的重要分水岭是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从而发现了墨西哥、玻利维亚和秘鲁等国的丰富银矿区,自此带来了当地白银生产快速增长的巅峰时期。在1521年墨西哥沦为西班牙殖民地后不久,当地最早的一批银制品行业监事和经销商于1527年得到西班牙驻墨总督的正式许可,且最初针对当地土著居民“禁止私自制银”的法令也逐渐解禁。有赖于此,墨银器制造业于16世纪开始蓬勃发展,成为富有个性的艺术加工行业,满足了当时宗教和民用的装饰需求,墨西哥也逐渐成为新西班牙殖民地区银艺品最大的生产和消费市场。

  塔斯科小镇的崛起还得追溯到1716年,一名17岁的法裔西班牙人何塞.德拉波达(José de la Borda)一心来到塔斯科寻矿,他乘着马在弯曲的山路走着,马蹄偶被石头绊到不小心刨出了银矿,从而被他意外发现地下蕴藏着的大量银矿新脉。他因此成为塔斯科这座“银城”的开辟者和当地著名“银矿大亨”,秉承着“神若赐我,我必奉神”的虔诚信念,他在马儿绊脚的地方出资兴建一座宏伟的教堂即圣普利斯卡教堂,把教堂所在的广场按其名命为波达广场。自此塔斯科声名大噪,掀起了新一轮银矿开采热潮。

  18-19世纪墨西哥银艺达到鼎盛时期,在接受欧洲巴洛克风格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熏陶的同时还衍生出符合墨当地审美特色的独特风格,更让白银成为墨西哥闻名于世的文化符号。上世纪20年代中期,来自美国新奥尔良的建筑学教授威廉姆来到塔斯科定居,开始探索银饰新式设计及制作工艺,建立了塔斯科银饰艺术发展的商业模式。自此,塔斯科出产的精美银饰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爱银人士的认可和青睐。

  墨人识银爱银,对白银推崇倍至,称其为墨西哥的“心脏和灵魂”,是诉说其历史、传承其艺术的最佳载体。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六到12月的第一个周日,塔斯科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国家银饰节”。节日期间,当地还会举办银饰大赛和银首饰流行趋势发布会,每年节末墨西哥总统会亲自给获奖冠军颁发24K黄金制成、铸有阿兹台克神鹰图案的奖品。

  不知不觉已近傍晚,日落沉西,华灯初上,玫瑰色的教堂沉浸在玫瑰色的晚霞中。即将踏上归程,心中略有不舍,回头望一眼山峦叠嶂中的那片红顶白墙,愿早日有机会再访那深山中的“白银圣境”。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